P1030570.jpg

至目前為止,有幾個千年前的友人寫的詩句,是我深感佩服的。

 

P1030573.jpg

P1030572.jpg

P1030571.jpg 

整個四月幾乎都在寫稿的氛圍裡。用電腦打字的日子,實在太瘋狂了!除了徹夜打字,每天吃肝藥,唯一的,在字數無法前進時的小小消遣,就是三齣電視劇:篤姬、神話,以及言承旭的微笑。我家裡的電視台只有15台,選擇性不多。這也有好處。寫不出來的時候,就去三齣電視劇尋找一些遺世獨立的慰藉,文章需要的原初執著、靈活運用古今的創意、以及放鬆的流暢感,依序可在這三齣電視劇找到。

寫文章與打文章不一樣,寫文章容易進入執著的氣氛,打文章則很容易進入放空的氣氛;打一篇本該正經的文章,500字還挺得住,一萬字的時候,就常搖搖擺擺鬼打牆,夜闌人靜怒火攻心一失手,就想把前方的兩千字,複製拼貼到後頭,再從重複兩次的四千字,杯弓蛇影虛與尾蛇一番,暫時把道德、羞恥、父母給的名字、跟頸子,全都收到D槽的資料夾三個月不打開。腦子專注的事,是如何不讓熟人看到這篇勢必發表的文章。

話說,篤姬近來與德川家定結婚之後還在測試家定是不是一個傻子,神話的胡歌與圖安公主進入苦戀階段,言承旭繼續美好而溫柔地微笑著並且在感情上變得比較積極。附會僵化格式而筆調僵硬的那篇進入校稿,再過來的兩篇文章,受到王子的微笑與趙高的影響比較大。

張世在現代人與秦朝人演技的轉換出神入化,所飾演無父無母的廚師高要,不小心到了秦朝被去了勢,成為歷史上指鹿為馬的趙高;看似荒謬的劇本,卻被張世循序漸進的揣摩,呈現內斂精彩的戲劇張力。張世的表演結合了台灣與中國大陸演員在演技上的優點,相對胡歌與圖安公主的戀情,張世是讓我特別關注這部電視劇發展的重要原因。我心裡明白,這些煞有其事的分析,實則因為我是在電視螢幕的這頭,躺在舒適的雙人床上,性()格地遙控,確認自己處於安全、閒散的生活狀態,所做的軟弱分析;火山爆發昏天暗地、彼岸的地震、讓人哀傷的車禍,重新被安全的人組成另一則四處傳播的傳說。

偶而,不經意看到沒有電腦的時代,千年前的讀書人,提煉出的一些文句,特別是一些驚心動魄的文句,還是不免心頭一驚;這人的手摸得到樹,這人的腳習慣泥土,這人的耳朵和眼睛,對待鳥鳴與森林沒有車聲與窗戶,所以寫出「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這種句子,是這樣的嗎?自然輸入法的模式,總把老舊的深情,導引向戲謔的情調,我打「鳥驚心」,不小心打成「尿經新」自顧自噗嗤一笑後回歸正道。將這句詩標為msn寫稿狀態,被朋友JS冒出頭糾正是「花濺淚」不是「花見淚」,才赫然發現自己的專注與自己的疏忽。然後這樣的模式,在心態極端衝突的時段,由生活的背景跑到焦點位置,自己擔任鳴槍人喊跑,從起點的腳步畫面,跑向沒有盡頭的終點……。

這篇沒有結尾,也沒有結論。明日晚上10點,我依然會爬到舒適的床上乖巧地守候王子的微笑。希望明日白天,本月的文章與相關交際表單,都已告一段落。下個月都能順利看到成果。老天保守我。

 

 

 

   

kumiko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ANG
  • 喔 頁面改版啊!!
    新氣象新氣象
  • 耶,福木是頭香。下回回台灣時,幫你蓋章,集滿10個可以換禮物。

    kumiko1979 於 2010/04/18 01: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