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6051.jpg

片拍攝時間是兩年前。2008年4月24日。樹染病,回天乏術,白髮蒼蒼。站在樹下仰望,死亡的蒼白的交錯的枝幹,有種壯麗的美感。當時的系主任在校園遇到我,說她看了數十年的樹,竟在幾天內成蒼涼枯槁,憔悴又頑固的樣子,使她想到正在醫院的父親,心有不捨。當時的我,坐吃山空花著前一年存下的不高不低的專案酬庸,想恢復安靜的心情準備新的作品,那棵樹直挺挺站著死亡的樣貌,給我很深刻的印象。隨後幾天,樹就被砍除了。

風很大,與昨天的天氣比較起來,像是冬天與夏天。急遽變化的天氣,誰都不討好,只奉承了木棉花;校園裡與台中港路的木棉花,這陣子像火焰般炸開來。我迎著傍晚寒冷強勁的海風,延這火焰之路到靜宜大學看了紀錄片「牛糞傳奇」。遇到之前去六龜認識的鳥,兩人都很高興。關鍵字:Vandana Shiva、Monsanto、基因改造食品、種子銀行、專利、生物剽竊、10多萬印度小農舉債自殺、黃豆。會後也與這群社運成員一起晚餐,談了其他如樂生近況、中科抗爭等事。

我想起了這棵死亡的樹。

 

DSCN6058.jpg 

DSCN6078.jpg 

DSCN6063.jpg

DSCN6062.jpg 

DSCN6061.jpg 

DSCN6068.jpg

DSCN6068.jpg 

DSCN6020.jpg

DSCN6056.jpg

 

    

 

kumiko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amucp
  • 錯綜複雜的枝幹,可以想見當年茂盛的模樣!
    萬物總有生老命死,只要擁有曾經那就足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