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80817.jpg

阿里山吉野櫻 / By UJ / 高階松下 20100313

 

於尊嚴。

於一的母親說:「那是讓一個人可以活得像自己的東西、可以支撐自己生命的東西。」於一紅了眼眶,對自己的施捨行為感到羞愧。

母親瞭解於一所說的對象,是一位堅忍持家的偉大女性,而非脆弱之人後,告訴女兒,對方並沒有被傷害,之所以會認為自己的施捨行為傷害了對方,乃是出自個人的傲慢。於一豁然開朗。

 

 

 

 

 

 

 

 

這陣子,我也正經歷這樣的自省過程。恰巧在今天的大河劇「篤姬」看到這一段。以此做記。

高低階的相機差別很大,一樣的廠牌,UJ拍出白花的甜味,久美子相機白花,質感則像衛生紙團。但無妨,現在旅行盡量不使用相機,也好。

 

kumiko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