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30312.jpg  

上週小百合貼心地為我扛來美濃鍾家的玉米。今日清洗的時候,洗出三隻菜蟲,其中一隻特別的肥大。一片狼籍,將所有玉米都放入電鍋後之後,特別肥大的那隻菜蟲由濾水網爬到了水槽中,引起我的興趣。不顧未完成的作業,竟這樣蹉跎了兩個多小時。忘我拍照的過程中,接到一通重要的面試電話,對自己臨危不亂的鎮定語氣感到不可思議。

P1030315.jpg

米白色的身體,在水槽中蠕動著。運動的機制,是運用頭部至尾部的環狀連結,來帶動身體前進。墨褐色的頭像一顆愛心,時不時左顧右盼,像貓狗轉頭舔舐身體。心形的頭端若是紅色應該更美。身在都市,總不若兒時在鄉間,遇著菜蟲,不過拿張紙將蟲撥上去,倒到外頭土裡即是。住在需要垃圾分類的大樓,對蟲的出現反而有了顧忌,這活蟲應算哪一類?房子裡也沒養植物,總不能從這7樓高的窗戶丟下去吧。儘管我也能閉著眼將他與其他濾水網的雜物包在袋裡扔掉,然而,說不上來的,今日就想觀察觀察這蟲。

我拿著一隻筷子,在蟲走到水槽邊時,將他撥回濾水網中,如此重複了三四次,我想知道,蟲是否每次都走一樣的路徑。的確是如此。三四次之後,我感到無聊,同時食用完料理台上的蛋煎土司以及青花菜後,蟲再次走到水槽。這次走上了流理台邊。我近距離地,看到他半透明的身體,身體裡蠕動的組織管,以及腳上的褐點。我想到了卡夫卡房間裡的大蟲,心裡不由得產生一種恐懼:菜蟲會不會在廚房裡繁殖呢?正在蠕動的身體要是變得非常巨大,爬在人的身上,那愛心狀帶著踞齒的嘴,啃囁在脖子上是怎麼的好!

這蟲既被人看見了,終究不得存活。

我玩弄著這隻蟲子,是明白自己此時擁有決定對方生命的權力,因此某方面心理感到怯懼,但另一方面卻又想表達自己對生活的情趣,或許是那樣的心理吧。

P1030316.jpg P1030317.jpg   P1030318.jpg P1030319.jpg P1030320.jpg P1030321.jpg P1030322.jpg P1030323.jpg P1030324.jpg P1030325.jpg P1030326.jpg P1030327.jpg P1030328.jpg P1030329.jpg P1030330.jpg P1030331.jpg P1030332.jpg P1030333.jpg P1030334.jpg P1030335.jpg P1030336.jpg P1030337.jpg P1030338.jpg P1030339.jpg

最後一次將蟲撥回濾水網前,我在他的路徑圈了一圈天然的茶樹洗潔精,想盡快結束他這場反覆的爬行。儘管這反覆,是我造成的。要不,他幸許已經爬到客廳了呢。奇怪的是,當蟲再次從菜渣裡頭爬到水槽口,這次卻將頭反鑽至濾水網的小網洞裡,隨著身體漸趨緩慢的蠕動,最後以身體半掛在網上的姿態,靜止了。本以為蟲的生命就這樣結束,卻在文章記錄的尾聲,再次回到水槽邊確認時,蟲消失了。你說我感到愕然嗎?其實也不,心裡竟有一種輕鬆感,蟲終究結束了與人類的一場互視,回到他自己的世界了吧。童年與許多小昆蟲的生命相遇,似乎都是這樣的結局,蝌蚪、蠶寶寶、蚯蚓、蟋蟀。剛才的靜止,也許是蟲在他們的世界被教導面對無聊人類的一種法則;如同許多藝術創作,也以靜止的形貌討論著世界的吵雜。

kumiko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E君
  • 真的是晶瑩剔透又肥大的一尾蟲子

    很神奇的是我也在看文一半時想起卡夫卡的蟲 有點憂慮 又又點因為這樣真實的聯想感到刺激

    最後討論藝術創作的那句

    有相似的刺激

    (如幻似真)
  • 除了卡夫卡,不知還有哪隻蟲能那麼經典。

    kumiko1979 於 2010/03/12 21:13 回覆

  • 明日香
  • 卡夫卡是誰?

    小兔想到了昨天看的電影 - 魔鏡夢遊裡的智蟲
    最後牠化成了靛藍蝴蝶

    下次再遇到.久美子要不要考慮養牠?
  • 我自己都養不活了。
    哈哈哈,請問有誰要養我?

    kumiko1979 於 2010/03/12 21:15 回覆

  • 小百合
  • 雖然在蔬菜上頭發現菜蟲是件好事
    但是...但是....
    我還是超討厭(怕)菜蟲....
  • 其實我也很怕~~
    尤其蟲突然從玉米葉跌出來,掉到水槽「啪」的一聲,
    身體馬上捲成一圈再展開的畫面,
    腦門都會瞬間一麻。

    kumiko1979 於 2010/03/12 21: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