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跟隨三島由紀夫以自殺結束生命的川端康成(1899-1972),在27歲發表了「伊豆の踊子」(台灣:伊豆的舞孃;大陸:伊豆的舞女),內容講述高中生川島到伊豆旅行,與巡迴藝人團的舞孃薰在山道上相遇,繼而相愛,終因身份顧慮以致為一段朦朧的青春戀情。是川端康成企圖融合西方現代派文學的個人感受,和日本傳統文學所做的早期作品。「伊豆の踊子」自1933年起多次翻拍成電影,台灣較為熟知的版本是1963年日活電影公司(日本活動寫真株式會社)拍攝的版本,主角為高橋英樹與吉永小百合,導演是西河克也,西河克也在1974年東寶電影公司(東寶株式會社)再次主導了以山口百惠、三浦友和主演的「伊豆の踊子」,是更為轟動的版本。另外,為我這世代多數女子喜愛的木村拓哉,在1993年與早勢美里主演了電視劇版本。

美空晚期大紅的歌曲,翻譯成「川流不息」,照字面直譯:像河川那般地流。文末附上中文歌詞翻譯,即便未曾研究美空的讀者,也能因為渾厚的歌聲激起理解的慾望:

原本,在尋找美空雲雀的相關資料,意外發現美空雲雀在1954年也曾主演過「伊豆の踊子」,還是珍貴的黑白影片。美空雲雀,是祖母生前最愛的日本歌手,說是祖母的最愛或許言過其實,也可能是兒時對美空一身大紅,活像歷經滄桑、重出江湖的「孔雀」形象,感到異常聳動以致記憶深刻,加以當年學校教科書的「反日」氣氛,致使每當祖母拿著麥克風,在美空雲雀最炫麗的那場「不死鳥」終場演唱會畫面前,陶醉地演唱時,總是有種驚人的妖氣震懾著我,讓我感到格格不入。幾年後,受日本教育的台灣一輩,得以公開抒解對日本的情愫,我輩青年也在鈴木保奈美、木村拓哉的日劇中度過青春時期,我仍然覺得那位歌曲聽來濁音很重的歌手,有種讓人窒息的侵略性;不知怎的,看到美空,總是同時聯想到性格本質也像孔雀的祖母。再幾年後,祖父過世了,堆疊的影帶與黑膠潮霉了,祖母不若我兒時所見的體力與銳利,也不再歌唱。美空雲雀,就像一個展翅的紅色符號,逐漸成為我連結童年與長成的記憶盒上,一個裝飾的鎖孔,開啟與闔上,似乎與這個鎖孔無關,但又有那麼一點無法理解的關係。再幾年,祖母也逝去了。自此我們截斷了所有彼此未解的文化課題。前年我到京都嵐山,在渡月橋畔經過「美空雲雀紀念館」,當時沒去參觀,一來那附近著名的老店「靜香」咖啡似乎更吸引人,但主要的原因,應該是想逃避為了觀光客所設置的紀念館,與童年的「孔雀女王」,極可能產生的記憶差距。

 

 

川端康成幼年起,接二連三參加至親的喪禮,其後來各階段的作品,無論如何變化總帶著純情實驗的生命態度,後人便推測可能與這樣的生命經驗有關。兒童時期開始,我也有與川端康成類似的生命經驗,研究川端康成作品的結構變化,偶有欣然會意的感受,也很期許自己的作品,在百年之後所浮現的意義,也像這個創作者擁有對生命審慎而非被驗出當代投機的態度。學習日文的過程中,我對於日文的濁音特別有興趣,瞭解歌手演唱日文歌曲時,濁音的發聲方式也是一種技巧表現。我找到了美空晚期著名的歌曲「川流不息」與身影,也找到美空約20歲時主演的「伊豆の踊子」,裡頭有段女主角薰在回伊豆的山路上,邊走邊清唱著思念父母的歌曲,覺得聲音與樣貌很美好。現在我對於日文曲調與聲音的感覺,隨著環境的變化、人的變化、經歷的變化也變化了;兩個美空雲雀相對比,也感動地發現「不死鳥」詮釋生命重量的經典之處。 我想,下回再到京都嵐山,將會到美空雲雀的紀念館走一趟。

 

飾演薰的美空雲雀,在山道上唱著思念父母的歌曲。理解日文的朋友,發現曲中以同樣的擬聲詞ほろほろ(horo horo)形容眼淚與椿花落下,也與我一樣感同身受吧。男主角是石濱朗。

 

川流不息

不知不覺 走到了這裡
蜿蜒的這條路
回首過往
只見遙遠的故鄉

崎嶇不平的道路
曲曲折折
連地圖上也沒記載
這 就是人生

啊 就像流動的河水般
緩緩地
流經幾個世代
啊 就像流動的河水
沒有止息
乍見天際一抹晚霞

生命如同旅程
在沒有終點的路上
與相愛之人 攜手相伴
追尋夢想
即便大雨滂沱 路途泥濘
終會雨過天青

啊 就像緩緩流動的河水
安詳平靜
引人浸淫

啊 就像流動的河
春夏秋冬 物換星移
只待冬雪消融

啊 就像河水輕緩流動
安詳平靜
引人浸淫

啊 就像緩慢的河流
不捨晝夜
長流碧綠 輕柔低吟

kumiko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