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00410.jpg

了本藍色格子的方眼紙。我開始寫信給自己。

把整本都寫完,應該可以釐清部分的情況。

現在的日常,總是太多瀏覽,太少閱讀,太多拼貼,太少書寫。但大家也不要誤會了,那想藉由書寫去整理的情感倒也不全然是男女間的感情,人需要自我釐清的,往往不是人在事件中的立場,而是遭逢情感意外在思緒上開始排列組合的歸屬程序中自己是否"還在"這類更高級的問題。

我從櫃子裡把存放多年的空白信封找出來,有6個;是藍色的航空郵簡,我喜歡布滿整個邊緣藍色與紅色的粗斜線。小時候在外公家裡看過南加大留學的舅舅寄家書就是用那種信封。若不是此次事件引動了我寫信給自己的想法,這些信封還不知道要放多少年。將每一個信封寫上地址,編號。先放到玄關的架上,架子深度淺,有一半的信封露在外頭,從正面看像隻藍色的鳥。

 

 

 

總之,昨天,在寒潮的第一天,我用了3張方眼紙,完成了第一封。

明天聽說溫度會回升2度,下午我將出外去聽一場與『生態區位(Niche)』有關的演講。

瑣瑣碎碎的事情結算結算,好像也差不多要過年了。

 

 

 

 

 

 

 

 

 

 

 

照片為近日107 Gallery 的金工展覽的作品

 

 

 

 

kumiko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