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793.jpg  

幾年沒有買襪子了!昨日與明日香去百貨公司,我突然想起這件事。

明日香看到我索性坐在地上,選擇襪子組合的色系,而拍了這張照片;完全當成自己家的客廳~XD

 

儘管正如其他重大生命損失的新聞,聲音總是在第一時間受到震驚,急速為文鏗鏘有力,後來也就小聲了。不過我還是持續關心挪威事件的發展。原因倒不是有些媒體人說的『最和平的國家』、『經濟最穩定的國家』也會發生這種事(!)這類的理由。因為文化或政治因素,還在無解戰亂的中東國家,因為天候經濟而饑餓的非洲國家,也不會因為我們討論挪威的價值,對那些漫無天日的苦痛、無法計算的死亡有所幫助;  我們用什麼心態在看挪威事件呢?這是我比較好奇的部分。

但總之,往下的思考過程,在網路面難以記錄,也只能放在來日方長的日子裡,在我的作品裡持續關心了。

 

關於媒體釋放的第一訊息以『極右』去標籤殺手,我對這倒沒什麼不滿,這是媒體撰寫的需要。當選擇以『媒體』(不管是哪種媒體)作為認識事件的唯一管道,基本上就是在貼標籤了;總是有殺手自我公開的蛛絲馬跡以及文化相關背景,會做這樣初淺的判斷。

就像一個人常在公開的頁面講自己參與教會的活動,接觸不深的觀眾自然將作者當成『虔誠』的教徒。但要是真想理解真相的人,就會親自去接近事件或人物,作觀察與自己的判斷。不過,這個事件發生至今,我最不滿的部分是挪威政府的即時救援反應就是。

今天有一篇最新的媒體文,是張娟芬寫的,結論可惜未再多談理念與文化行為作法的層次,我認為有些武斷。但中間性別教育那部份的引述,我蠻贊同的。事實上基督教的基本教義派,強調科學理性,卻無法在對待醫學早已證實確是基因影響了同志性向這一點的態度上明朗坦蕩,也是一個事實,尤有甚者,甚至組成團體轉個和諧的宣告,去定義同性戀的罪;人們支持自發團體,對政治體制運作下而形成的弱勢者發聲,是很好的事!(而且我們也發現真正困難的,是開始之後理念的運作) 

但人要用『信教』(就是加入團體。政黨、宗教、民間養生團體....)的形式,來公開、強調或彰顯自己的信仰,這是個人自主選擇的問題。但不要把這種團體的標籤,拿來認為可以去決定(處決)任何背景的人的人生。殺戮絕對是尖銳的,但強迫一種文化的消失,是等同殺戮的強暴。

我覺得這不是什麼從此大家應該以『多元文化包容』這種空洞卻強勢的政治態度過活,而是人對其他生命,其所含育的個體文化尊嚴基本的尊重,是對人,勢必得要生存在,所謂的現代政治體制下,該警覺的『安全生活』的權利。

 

後來我選擇了一套中性色彩的襪子,繽紛的襪子我也喜歡,可是我的球鞋是深的灰紫色,襪子太鮮豔的話,衣服就得更費心搭配了。

 

 

 

 

 

kumiko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