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在讀1930年代到戰後台灣藝文類的資料時,意外發現胡美紅『酒女夢』(50~60年代)一曲的曲調,

影響了2000年巴奈『泥娃娃』專輯裡的『流浪記』。

一邊聽歌,一邊佩服作者時空與身分的轉化書寫。

『眼淚滴落胸前  怨嘆薄情』

『我的爸爸媽媽叫我去流浪,一邊走一邊掉眼淚......』 

 

 

流浪記

我的爸爸媽媽叫我去流浪,一邊走一邊掉眼淚,

流浪到哪裡,流浪到台北,找不到我的心上人,

我的心裡很難過,找不到我的愛人。

 

我就這樣告别山下的家,我實在不想輕易讓眼淚流下,

我以爲我並不差,不會害怕,

我就這樣自己照頋自己長大。

 

我不想因爲現實把頭低下,

我以爲我並不差,能學會虚假。

怎樣才能够看穿面具裡的謊話,别讓我的真心散的像沙,

如果有一天我變得更複雜,還能不能唱出歌聲裡的那幅畫。

 

 

 

 

 

想聽酒女夢,可以點這裡聽。 

 

 

 

 

kumiko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