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50510.jpg 

無 知的『道貌岸然』,就是一種低俗。

 

 

中午過後,我到邱大哥那兒撤下作品,兩個人聊著聊著,就聊了一個下午。

後來到珍妮佛的店裡吃了七彩的馬卡龍,還有檸檬葡萄柚蛋糕,一壺熱茶。還在聊。

 

邱大哥言談總透露一種中年男人獨有的高調憤怒,

這難怪,他那個年紀經歷的歷史政治,像炸彈爆炸,倉皇又分裂,

導致得考完整卻單調的歷史政治的我,跟著愈加憤怒起來;

(我們為什麼憤怒!)

整個下午,我所釋放的憤怒能量,幾乎將一整年的份做了總整理!

 

 

 

人跟人的相遇,需要一種緣分,那種緣分,平常不用聯繫,就有默契。

常常湊在一起聊天聊到無力的,大多都是豬朋狗友相互取暖,做不成什麼有意義的事。 

 

 

有意義的人,往往在冒失虛華的場合顯得銳利。

 

 

有意義的朋友,會在你需要被踢一腳的時候,出現!

使盡地踢你!

 

 

 

 

 

然後,回到生活裡為著理念認真做事。且注意身體健康。

 

 

 

 

 

 

吃完甜點之後,我暗自下的另一個結論:

後年展覽的時候,茶會要像今年一樣低調;這樣才可以盡情吃掉大部分的茶點!

跟久未說話的朋友們認真說話。

 

 

記得找KJ來,珍妮佛的茶點裡頭,有她喜歡的食物。要提早跟KJ說,因為她得先跟她的貓請假。

 

 

歐!KJ是我妹妹,貓叫『正喵』,是她的主人。

我一直想找機會呼『正喵』巴掌,我暗暗計畫著。

 

 

kumiko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