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問童子,言師採藥去;

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賈島

 

P1050215.jpg

末下山,去了『107畫廊』。恰巧遇到康立穎的展覽。2006年我負責一場『金工藝術』聯展的聯絡工作,因而接觸了一群年輕的金工藝術家。當時對康立穎細膩大器富有哲思的金工作品,就印象深刻。

 

 

 

 

畫廊主人邱大哥,煮了一壺咖啡。

遇到好作品,他總是特別興奮:

『昨天我跟康立穎吃飯,我很喜歡這個人。』瓦斯槍點亮了藍色的火。

空間開始縈繞著咖啡的香味。

 

康立穎的藝術,對空間有極大的興致。但不若一般故作空間結合的裝置或錄像,其創作理念對大環境體制或有批判,卻取巧鏡頭構圖或依賴軟體後製,規避作品與空間的現場關係。

 

詩人走到松樹下,問樹下的小童:『你的師父去哪兒了呢?』

 

P1050212.jpg

 

 

P1050200.jpg

 

 

  

P1050199.jpg 

 

 

 

P1050214.jpg

 

 

 

P1050202.jpg 

 

紅色的棉線,暗示著金屬的線軸;秤錘、鋁陽極染色的花盆、長如瀑布的點字白紙、卵狀的紅銅墨水盒、銅管毛筆……背著白日,與現代空間的光影,彷彿與光陰正進行一場歷史的低語。但不老氣。有時想那些作品很『女性』,但又不是;它細數一些什麼,但沒那麼瑣碎,它丈量一些什麼但沒那麼有機。那樣的手感,讓人聯想到修道者。事實上,

又沒那麼噁心。

 

小童說師父採藥去了,

 

當人以為這個作者,企圖運用感性的素材,和自己的金屬作品,做空間的對話或切割,空間的辯證或拼貼,證明也不是如此。

 

小童又說:『只知道就在這座山中。』

 

那作品沒那麼神經質,也沒那種若即若離、私下渴望媒體報導的庸俗。

 

我抬起頭朝小童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山盈漫著深深的雲霧。

 

P1050205.jpg 

 

 

 

P1050206.jpg 

 為了尊重作者,我不拍細節。把細節,留給現場的你。

那或許會成為我們藝術的秘密。

 

P1050208.jpg 

 

 

P1050222.jpg 

 

 

 

 

P1050209.jpg 

 

 

 

P1050218.jpg 

 

 

 

P1050226.jpg 

 

作為一個創作者,我甚至有些嫉妒這個創作者,能夠在這信心軟弱冒冒失失的藝術圈,保有自在又入世的姿態。

 

『這種作品很少……』

我知道邱大哥講的不只有作品的形式,他講的是作品的層次。

(……同時我因為不停地喝咖啡,很想上廁所……)

看著牆上投射的影子,很佩服作者的算計。

 

學院目前從歐美國家移植過來所謂『評論』,或『藝術觀察』,都需包含多種假設。台面上的流行文章仍在『繪畫已死』的路線,及學院年輕藝術現象兩者的比附上打轉,欠缺自身文化的涵養,談不上文化比較。此外針對美術館大型展覽,見縫插針的起承轉合,背後與策展、藝術政策之間高來高去(其實是低來低去或摸來摸去)的學術角力,總之,都是離藝術創作者的創作,更加遙遠的事了。

 

我的朋友,就在那深深的雲霧裡嗎?

 

一位資深的大學老師(也是藝術創作者),看了康立穎的現場作品後,感嘆:『看到這種作品,我們還要繼續創作嗎?』

 

(詩人不懷疑小童指向的正確性,確信雲霧裡有真理。)

 

這是在現場,只能安靜讚嘆的展覽。

即使,我們知道在閱讀、解密、讚嘆的同時,作者似乎在未知的某處,幽默地微笑著。

 

在美術史的西方,小童手一指是一道光,而在這裡,小童手指雲霧。

這是霧雨濛濛的季節。小童是誰?

 

但由於微笑十分優雅,所以,我們也就自在地讚嘆。

 

 

 

107畫廊

2010  ・  10月(梅姬月)

每週六日一

康立穎

金工創作展

 

 

 

 

 

PS-硬要說一點什麼的話,我覺得門口那件作品沒有擺好XD

 

 

kumiko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門外漢
  • 心有戚戚焉

    幾年前看過他的作品,深覺他的作品充滿細膩雅致的個人思維,說簡單卻又深沉;說精細卻又不是刻意,作品透露出恬靜但又從容自在的美感,有值得細細品味的氣質.
  • :)





    kumiko1979 於 2010/11/27 19: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