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40946.jpg 

K  J  上回路過大度山,給我帶來朋友自製的川味豆腐乳。

這幾天常下雨,作圖也吃得清淡,不想出門採買,只想吃粥配小菜;

打開神秘的豆腐乳;味道很濃,有點臭豆腐的味兒……

 

結果那一整天,廚房都是那個味道。

成為創作生活裡,一個小小的意外。

 

 

 

P1040947.jpg 

 

 

 

去台北看『西藏展』與『費城美術館』展覽時,順便與多年未見的小學朋友見面。

這陣子,我在平靜的節奏中作畫,僅有的幾個與朋友見面的機會,常能開懷地笑。

 

朋友兩年前結婚了。我們在下雨的城市裡見面。我從馬路的這一頭,繞到對面那一頭才能上車。

奇幻的台北。

『請不要減慢,這樣我才能拍到速度感~』拍照的我說。在涼涼的山裡。

『這是一句不錯的話。』你說。車子回到正常的速度。

前往一片水杉樹林。

 

兩個30歲的人,開始一場上山逛海的瘋狂旅行;

 

當街燈亮起來向村莊道過晚安,

我們回到城市,結束。

 

『看海,其實是因為聽覺。』在海的聲音裡你這麼說。

在海的味道裡。『恩……也是為了嗅覺。』我說。

 


除了朋友談父親過世的心情。我記不起來在那場旅行中我們是否談了沒見面的這幾年

彼此有沒有發生什麼刻骨銘心的人生經驗。

我們沒有噁心地問候對方好不好,因為能見面都是好。

 

一向小心的你,自是不會讓自己的人生,有太多無法掌控的意外。但對其他朋友的人生,卻感性地記得。不像我,總愛順著意外,樂於去到未知的地方,對朋友的人生,常任性地遺忘。甚至惡劣地拼貼成自以為美好的樣子。有時候,我也很想知道,究竟我在你的青春裡是什麼樣子?

 

(而後求證果真如所想,至今都是美好的樣子! ) 

 

隔了很多年才撥了空見面的時光,我們奢侈地用來咀嚼自己的目前生活。不問候彼此的近況。

或許也是想問的,但無從問起;成長讓我們知道,即便現在問了,終歸是好好保重作結,不妨把時間,留給這難得抽象的自在為好!久老的友誼,就是如此;連為何至今還在聯繫,都原因不明。

 

 

 

P1040951.jpg 

 

晚上我與大頭去星巴克,他帶來最近讀的書,與我分享。

這是我們常作的事。

 

通常是一個大雨天,大頭餓得慌,就敲我的msn,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下雨天我想開車,去你家樓下接你!』都是這樣開始的。

『好哇,吃啥?!』……都是這樣成行的。

 

就是循常的節奏。大頭興奮地為我介紹每本他感到興趣的段落,有時候,

我將那些段落,讀出聲音,斟酌那些學術性的字句與文化的關連。

自然我們也討論其他,更世俗的其他。

然後在星巴克的工讀生,有禮貌的告知打烊後起身回家。

 

 

 

P1040948.jpg

色彩的名字,叫做『紫鼠』。將會出現在11月個展的3號作品上。

 

 

在一場中午開始的大雨中,完成近日小感。預備回窗台邊,繼續新的階段。

 

kumiko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君
  • 好優雅的 ㄧ篇
    裡面的時光悠長

    那紫鼠不錯看耶
  • 謝謝~有感而發啦。


    kumiko1979 於 2010/09/07 17: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