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380070961b.jpg

攝影:Baptiste Vignol

作者:豆楊

 

 

任  何一位藝術創作者都知道:突來的狂想並不值得驕傲。令人驕傲的是,

為狂想付諸行動,經歷實驗,體驗意外,最後看見狂想與世界連結的那一刻。

推薦豆楊《百吻,巴黎》(下)。

 

 

豆楊,從她的百吻狂想受到爭議開始,就成為我很喜歡的一個部落客。

真正讓我喜歡的,並不只是她在媒體文化備受爭議的想法。而是她的家庭對想法的反應,以及豆楊面對爭議之後,繼續實行的態度。思考的方式,中文的運用,快樂的自信,憤怒的自信,與世界對話的自信,在她的字裡行間常常活跳跳地,讓觀眾感覺到那份愉悅;毫無保留卻不讓人感到尖銳,她說教也買衣服,衣著喜好的配色方式,知道她是一個很清楚自己是什麼跟要什麼的女孩子。

10年前,我曾在影像課,發表了影像作業,片名是:《大家都說我愛你》(Everyone Says I Love You)。我找了許多人單獨面對著鏡頭喊『我愛你』,然後在剪接室帶著耳機,將那些不同地方錄製的片段剪出來,再接成一串新的影像。至今我還記得剪接室外面,四點鐘天光透明的藍色,以及在昏暗的室內,聽了一整個晚上與清晨,不同聲調的『我愛你』而頭痛欲裂的感覺。

豆楊新聞的出現,也讓我重新回味了2000年左右的創作時光。

 

在媒體時代,要是想積極地行銷自己並不困難,

談論自己的執念,和批評別人的狂想也不困難,

但在這個時代,有四件事同時存在是困難的;

『熱情』是困難的,

『相信』是困難的,

『能行』是困難的,

『由衷的快樂』是困難的。

 

雖然關於豆楊的作品,我也希望多聽到另一位藝術創作者『攝影師』,談論鏡頭設計的問題,及與主角豆楊合作的心得。因為攝影師拍攝東方與西方面孔的親吻鏡頭,看起來很清新乾淨,沒有什麼勉強或尷尬的文化情緒。

 

 

 

但不管如何,

想要瞭解藝術,就從成為一個創作者開始吧~

 

 

kumiko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