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年代用音樂針砭時事的叛逆歌手,大多都顯得老氣了,有的走了。

只有這位大叔的音樂,依然在說故事。聲音仍像個醉漢。

 

 

今早,我看到節目介紹九把刀,九把刀的經紀人小忻說了一句話,聽來很有道理:

「你問我幫九把刀賣了多少本書?讓九把刀變得很紅。這是一個很膚淺的問題。一個作家不管他去做什麼,都會讓人期待,這就是一個成功的作家。」

 

讓我想到這兩天從朋友那聽來,關於現在學院創作者的自我期許這件事。

 

 

早安!

各位。

待會開會見!

 

 

 

 

 

 

 

 

 

kumiko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